穿越之我是孝康章皇后 正文 完结-九五小说网(95shubao.com)
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穿越之我是孝康章皇后 > 正文 完结
    记住,心静则明,事缓则圆!”

    边走边道:“朕的皇阿玛只活了二十四岁,皇玛法在世五十一岁,而朕已经是古稀之龄,你皇玛嬷年逾八十,福寿俱全,这就是惜福养身的好处。”语重心长的道:“胤禛,你以后性子不要太急,做事勿需过于劳累。什么事都自己担着,还要底下人干什么呢!要学你皇玛嬷,惜福养身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昨天断电之前木有码完,今天晚自习回来后,继续奋战~~~  终于赶在断电之前弄好了。

    貌似忘记给出充电灯充电了,赶快去洗漱,免得到时候要抹黑

    第一百三十章

    康熙六十一年九月,玄烨突然下旨,令十三阿哥胤祥携领西山锐建营,让众人纷纷猜测这是不是十三阿哥再度得到圣宠的征兆。秋末冬初,出了一件让朝野震惊之事。噶礼之母叩阍,状告噶礼与弟色勒奇、子干想要将毒药放在食物中,想要毒害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噶礼本来为江南江西总督,贪墨颇多。且太子落马之后,想要向八阿哥投诚。噶礼之母得知后,深为之忧心,道:“我宁愿皇上现在就罢免你的官职,也不愿意你将来做出什么连累抄家灭族的祸事。”于是进宫面见琬潆,进上了一只稀有的青花四爱梅瓶。

    琬潆爱不释手的反复欣赏,瓶身肩部饰凤穿牡丹,腹部饰青花“四爱图”,即王羲之爱兰,陶渊明爱菊,周敦颐爱莲,林和靖爱梅鹤;足部饰仰覆莲纹。三层纹样以卷草纹、锦带纹为界。且白釉泛青,色彩青翠艳丽。

    琬潆道:“明代青花色彩浓丽,照着这个瓶子的传世时间来看你,应该就是元代的青花了。元青花大多失传,这一个真真是稀世珍宝,价值连城。能亲眼见到这么一件,也算是不虚此生了。”

    噶礼之母董鄂氏,道:“也只有在皇太后这样慧眼的人手里才是价值连城的稀世珍宝。在奴婢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眼里,也就是个瓶子。”又道:“这是我儿噶礼送给奴婢的,奴婢自觉不配享用,才想着孝敬给太后娘娘。噶礼字去了江南,年节之礼,一车一车的往家里送。也接了奴婢去江南过了几年,孝敬奴婢的东西不必说,只一件八尺宽的紫檀木描金大床,就很难得了。奴婢做寿,又请了九百九十十九个和尚来念经祈福。只是奴婢却没觉得享福,日日担忧,唯恐折了福分。折了奴婢自己的福分倒不打紧,就怕折了一家子几代人的脸面和福分。”

    琬潆意味深长地道:“你的意思,本宫知道了。本宫会在皇上面前求情,从轻处罚。”噶礼后来被罢免了官职,因此深恨其母。多少人家都暗中说,噶礼那么孝顺的人,结果却因为一个不安分不惜福的母亲,而祸起萧墙。只是又有谁知道,当时苏州巡抚张伯行,素有廉声,已经多次上书弹劾噶礼。而玄烨也已经命人暗中查访。要不是董鄂氏出头告发噶礼,琬潆答应为之说情,以噶礼犯下的过错,死罪难免。

    所以董鄂氏母告子一案发生后,玄烨大怒不止,道:“禽兽知其母而不知其父!不孝父亲的人如同禽兽;不孝母亲的人,则是禽兽不如!而天下竟有噶礼这样禽兽不如的人!”不顾多人上奏说情,立刻判处噶礼处以凌迟极刑。

    并因怒前去南苑行围散心解闷,时值天寒地冻,偶感风寒,出了一身冷汗,甚至sh透了写意。当时就开始静养斋戒,但这次患病,来势凶猛。十一月,上不豫,还驻畅春园。相继频繁召见内阁学士张廷玉,以及九门提督隆科多等人。

    而琬潆一直对玄烨的身体提心吊胆,命太医每天请脉,为他调理脉息。在这一年的冬天,玄烨还是无可避免的重病,琬潆沉浸在恐惧之中,同样病倒了。皇上和皇太后双双卧病,这让京城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,众人都感觉,最终决定乾坤的时候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玄烨于病中命皇四子胤禛代为祭天,于十三日病情突然恶化。琬潆强撑着病体,前去探望,颤抖着一遍又一遍抚摸着玄烨清减的面庞,干瘦的双手,泪满眼眶。玄烨虚弱地道:“皇额娘,儿臣不孝。恐怕不能为额娘……”话为说完,琬潆抱着他失声痛哭。玄烨遂将其八个皇子召倒御榻前,命隆科多宣布传位诏书。

    “朕及入冬以来圣体欠安,恐时日不久,欲效法世祖皇帝,传位于嫡子。皇四子胤禛,乃孝懿皇后佟佳氏所出,人品贵重,克勤克俭,深肖朕躬,必能克承大统。奉皇太后慈喻,著其继朕登基,即皇帝位。”

    玄烨嘱咐胤禛道:“将朕和你皇额娘同葬。不要辜负朕的期望,守好江山社稷,代朕悉心孝顺你皇玛嬷……”戌时,耗尽心血的玄烨走完了最后的生命之路,而琬潆经受不住刺激,当时便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大位已定,胤禛接受了群臣朝拜,即使心有不甘的八阿哥等人,也不得不跪下三呼万岁。胤禛命礼部和内务府准备玄烨的丧议,自己在琬潆的病床前侍疾。琬潆一度醒了过来,拉着胤禛的手嘱咐道:“纵然有年羹尧督管粮草,西北大军仍不可小视。断不可让十四一时糊涂,想要玉石俱焚。先派人接胤禵回来,只言玄烨重病,急召他回京,不必多说其他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你皇阿玛一生,撤三藩、收台湾、攻打葛尔丹,可以算是战功卓著。然,知子莫若母,他最爱的,却是圣明仁义的名声。所以千万别给他定武皇帝的名号,给他的谥号定为仁皇帝。”然后再度陷入昏迷。

    诸王贝勒、文武官员、及公主王妃、八旗命妇,俱齐集举哀,开始为期二十七日的持服。 大行皇帝停灵乾清宫,第二日,也就是胤禛登基的时候。德嫔满腹委屈得当众大声痛哭道:“先帝,你怎么就这样去了……你的十四儿还没有回来呀……之前,你不是拉着臣妾的手说,要等十四回来的吗……”德嫔的位份不算高,但众人心里也都清楚,胤禛被过继到孝懿皇后名下,但生母却是德嫔。

    虽然嗣皇帝即位,可以同时尊奉嫡母和生母为皇太后,但那是在不曾被过继出去的情况下。而大行皇帝遗诏,写明胤禛以嫡子身份继承大统。在礼法上,和德嫔再无关系。只是众人仍心存顾忌,一时不敢有什么动作。

    而德嫔亦不顾众人劝阻,言语之间,竟是不服胤禛即位,一副要为十四阿哥讨个公道的样子。如今僵持下去,登基仪式也无法按时举行,只恐再生波澜,胤禛的脸色霎时变得非常难看。而且德嫔是长辈,胤禛若是做什么,难免从此蒙上不好的名声。宜妃严重闪过一道莫名的光芒,一边哀荣满面地哭着,一边拿帕子掩住了微微翘起的嘴角。

    “乌雅氏!你在干什么!”此时传来一声断喝,打断了德嫔的哭诉。琬潆惨白着脸,捂着心口,在侍女的搀扶下蹒跚的走进来。众人忙不迭见礼,无人再顾暇因吃了一惊而转为低声啜泣的德嫔。胤禛快步上前,亲扶住琬潆,微带点儿责怪的道:“皇玛嬷怎不好生休养?您身体为重!其他天大的事情也先放在一边。”

    琬潆忍不住闭目,眉梢眼角尽是悲痛,涩然低声道:“我自然是要来送他最后一程的。”又指着德嫔道:“乌雅氏,你既然舍不得玄烨,那本宫成全你!允你殉葬!”德嫔若是想借机生事,就打错主意了!当初自己就是在顺治的灵堂上一番哭诉,逼得孝庄不得不让步,从此被幽禁在慈宁宫。可自己不是孝庄,而她乌雅氏,也比不得佟琬潆!

    德嫔被这几句话噎住,她自然是不愿意殉葬的。乌雅氏不曾反省自己过分偏心,所以胤禛不和她亲近,却满心怨恨胤禛攀上高枝儿,不把自己这个生母放在眼里。当时姬兰活着的时候,她不敢如何。姬兰过世之后,她也不敢冒着惹怒琬潆和玄烨的危险,去对胤禛怎么样。但是还想着自己终归是胤禛的额娘,这可是写在皇家玉牒上的事情。

    于是满心期望十四阿哥能继承皇位,将来必要拿出额娘的架势,好好管教管教胤禛。只是玄烨临终一纸遗诏,让她所有的期待都化为泡影。胤禛再不算是自己的儿子,而胤禵,自己可怜的胤禵,还远在西北,赶不及回来。总总原因之下,德嫔仗着胤禛终归不敢拿她怎样,而琬潆卧病,才选择大闹一场,想要逼着胤禛做下承诺,给胤禵搏个爵位和前程。

    也亏的德嫔脑子转得快,道:“臣妾自然舍不下大行皇帝,若要去地下继续服侍先帝,亦没有怨言。只是臣妾的十四子尚未归来,臣妾担忧不已,实在不敢在这个时候去见先帝……”

    琬潆冷笑道:“担忧?有什么好担忧的?胤禵是玄烨的儿子,爱新觉罗家的血脉,哪里要你一个包衣奴才担忧!”见德嫔垂头,死死咬着嘴唇,吩咐左右道:“乌雅氏咆哮灵堂,来人!给我堵住她的嘴,拖下去!”缓缓道:“本来应从重处罚,只本宫不想在此时生事!”又道:“本宫身体不适,着乌雅氏去小佛堂,给本宫跪经祈福。”

    挣脱众人的搀扶,缓缓走近玄烨的梓宫,将手放在上面,垂泪道:“不孝子!你竟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……”话未竟,忙拿帕子捂着嘴咳嗽起来,身子软软倒下,手里未握紧的帕子飘落,雪白的丝绸上一片鲜红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正文到这里就算完结了,后续其他,比如佟家的未来,乌雅氏的结局等等,都在番外里写。到时候一边填新坑,一边写番外。

    偶的新坑,《楚留香同人之霜林醉》近日开坑,希望亲们捧场。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