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心农场任我行 正文 完结-九五小说网(95shubao.com)
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玄幻魔法 > 开心农场任我行 > 正文 完结
    么,王朗说我们结婚之后我可以和他一起经营酒店,我爸妈他们也说,只要我过得好就行了,家里现在景况也不差,弟弟妹妹读书完全不用愁。最重要的是,王朗,就是我生命里的mr right!我不能错过他,错过他,我会后悔一辈子的。”说到心爱的人,小静整个脸庞,都绽放着夺目的光彩。

    我,又被留下了,容容觉得很寂寞,她为小静高兴,心里却有被人抢走重要宝物的感觉,一直以来,她以为,她是小静的,小静是她的,两个人就是亲姐妹,是世界上感情最好的挚友,突然之间,小静恋爱了,现在,小静要结婚了,只有她一个人,被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看出好友的别扭和困惑,小静走过来揽住她,“傻丫头,又钻牛角尖了?就算结婚了,我都永远是你的好姐妹,好朋友,我依然会关心,照顾你的,并没有什么不同。”“当然不同啦,你就要是王朗的了,等生了孩子,你就全身心投入家庭生活里面,哪里还记得我啊。”说着说着,容容鼻子都酸了,越发觉得自己孤独寂寞,是被抛弃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这个傻瓜!傻容容,虽然长大了,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,这么单纯,可爱的不行,有时候我真不觉得你和我童年,好像多了一个女儿一样呢。”小静被她逗乐了,捂着肚子压过去,“谁单纯了,我早就长大了,坏蛋,欺负我……打死你~”容容拿起柔软的抱枕朝她扑过去,“哎哟,哎哟,救命,救命,女侠饶命!小的知错了。”小静被抱枕打得无还手之力,求饶不已。

    “小静,”“嗯?”“小静”“嗯?”两个女孩子像小时候一样躺在一个被窝里,“你一定要幸福啊!”“那是必须的!”“王朗要是欺负你,你就来找我,我找人揍他。”“他要是欺负,我自己揍他。”“还没嫁 ,就这么帮他了,哼!”“才不是!你一个女孩子别这么暴力啦,再说了,要是他欺负我,老子就不过,谁怕谁啊。”“呵呵,这才是小静。”“当然,我可不好惹。”“等你生了孩子,我要当孩子的干妈。”“还用说,你肯定是我孩子的干妈啦。”

    想起电视小说里面婆媳关系的复杂,又想到小静家和王家巨大的差异,容容还是不安,“小静,王朗他爸妈是怎么样的人,会不会,会不会很难相处啊?”她实在不能不担心,“傻妹,你别想这么多啦,王朗父母人都挺好的,我见过好多次,他妈妈虽说是家庭妇女,却开通的不行,老是和我们开玩笑,又潮,一点都不显老,她知道王朗求婚之后,老是打电话来和我催婚,拼命推销她儿子,哈哈哈。”想起王朗当时尴尬的表情,小静忍不住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好怕他们喜欢你哦,那个双面胶,新结婚时代,还有网上那么多案例,豪门婆婆都不好相处,你婆婆是好人,就最好了。”容容这才放下一半心来。

    “我其实也很害怕呢,容容,不过,阿姨她人这么好,叔叔看起来严肃,却对我很温和,他们还说,结婚以后,我们小两口就住沙面的新房子,过自己的小日子,想两老就回老宅,我真好像做梦一样,不过我知道这不是梦,王朗做了不少事情啊,不然就算阿姨人再好,也不我亲妈,所以,我才坚定嫁给他的决心,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孝顺叔叔阿姨,也要好好对王朗。”小静举起拳头发誓。

    “哇,好讨厌你,说的人家羡慕死了,坏东西。”容容最受不了人家说这么感动的话了,“说吧,你喜欢什么东西,姐送你。”她一本正经的问小静,“姐现在大把钱,钻石、爱马仕铂金包那是小意思啦。”“钻石铂金包就算了,王朗会给我买的,你把新开的那山庄借我。”“山庄?你要在那摆酒啊?”“你又想,摆酒当然要在我们酒店,我想去那拍婚纱照啦,谁叫你把那小庄子建的这么漂亮,我第一次就决定,要是结婚,就在那拍婚纱照,又近,又免钱,嘿嘿嘿。”小静ji笑,她实在太喜欢容容那小庄子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点要求?没出息的家伙,拍照前打这个电话,还有,酒席的材料由我出,瞪什么瞪,我家的是全g省,不,全z国最好的材料,不用我的,你想用谁家的?”对这个不着谱家伙,容容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“那谢谢喔,我不客气了,对了,作为本殿下御定的伴娘,下个月10号15时,记得到hc量身,江北大道爱群楼下面那家,不难找的。一定一定要去啊,不然婚礼来不及!”

    她真的忘了,汗,低头看腕表又看了看前面排到不知道那里的车龙,等下小静肯定会大发雷霆,呜呜呜,我不是故意的,一忙起来,饭都忘记吃了,明明叫助理提醒我的,混蛋,扣她工资,最讨厌g市塞车了,前不着村,后不着庙,想改乘公交,也放不了车子啊。

    提着小包冲进目地的,小静果然很不耐烦坐着休息区看杂志,“你舍得来了,看看,看看钟,都过多久了?”一见她,就猛烈开喷,“对不起,小静,塞车太厉害了,我也不想的,别生气。”“幸亏阿郎朋友能量大,不然hc就推了你那件了,别说这么多了,赶快去量身吧。”等容容量身出来,再次和小静致歉,“不好意思啊,小静,我错了,真的,你别生气,生气会长皱纹的,长皱纹穿婚纱就不好看了。”“去去去,去过你把烂口,我肯定是最好看的新娘子,过来选款式啦,大家都搞定了,就差你了。”

    看了几十个款,又试了布料,几经挑选,伴娘服才订下来,一件是粉橙色丝缎的修身长礼服,样式简单大方,低调端庄,还有一件浅紫色抹胸和蕾丝花边的短礼服,容容喜欢的不得了,觉得这两件衣服就算婚礼用完,留着平时穿也很得体。

    hc提供的那些首饰也算不错,但小静和容容都看不上眼,小静婆家会出珠宝,容容自己也有不少收藏,决定当日自己带首饰来搭配。

    这次一共找了三位伴娘,伴郎自然也也有三个,伴郎归王朗那边管,是以直到婚礼当天,容容才知道和她搭档的人长啥样。

    小静的婚礼办了两场,一场是按粤式传统办的,一场按西式,她家在g市没有房子,容容把名下一出房产借她作为娘家,一大早,化妆师就过来给伴娘和新娘化妆,大家吃着零食喝茶聊天等新郎来迎亲,王朗的车队快进入大院时,在庭院里等候的女方亲戚点燃鞭炮欢迎男方。

    男方代表先送上聘礼,女方先收取部分礼物,并回礼致谢,兄弟们拥着新郎来接新娘,先派了个小正太敲门借厕所,精明的姐妹当然不会给他们骗了,速度把小正太打发走,“没有九百九十九万,别想接新娘走……!”姐妹们异口同声说,任凭对方花言巧语,硬是不开门,一阵折腾后,对方屈服,给红包,兄弟甲借口木门缝隙太小,红包厚塞不进去,要她们开门拿,姐妹之一的小巧经验丰富,拒绝上当,“太厚就开支票来好了,我们不介意的。”“临时临急哪来的支票本,别为难我们啦,姐姐。开细细门,我这么靓仔,睇起来都不似骗子啊。”伴郎甲十分油滑。“靓仔就不骗人啦,我阿妈话,靓仔最识骗人啦。”双方你来我往,都不肯想让,最后协商由姐妹代表出来拿红包,兄弟团想趁机闯门,抢门未果,姐妹们拿到厚厚的红包,笑疯了。(兄弟即是伴郎,姐妹即是伴娘)

    大家数钱,9999,数目没错,放行了,新郎进来了,谁知里面还有一道门,要想从此进,红包快拿来,新郎含泪给了红包,只想早日抱得美人归,姐妹哪肯这么轻易放过他们,要求新郎的兄弟们表演节目,她们觉得满意,才能进来接新娘,兄弟们你看我,我看你,无奈之下只好集体跳了场土风舞,其中一个大概觉得颇丢脸,一场舞跳的是头低低,脸遮遮,容容笑的死去活来,肚子都痛了,这时,那个丢脸男正好抬起头来,两人脸对了个正着,容容“噗”地差点喷饭,如果她嘴里有饭的话,笑得更大声了,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虞纪,哈哈哈哈哈,容容完全不能停止大笑,哈哈哈,跳土风舞的虞纪,恼羞成怒的虞纪和新郎兄弟趁容容和姐妹们笑的无力的机会,一人对付一个,终于把门道清出来,王朗趁机冲进去抢新娘。

    “喂喂,虞纪,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,人家肚子好难受啊!”被虞纪扛在肩膀上的容容实在受不了,拍打他的肩膀,“不放!叫你刚才笑的最大声。”他脸红到耳后跟去了,容容看着好玩,轻轻在他耳朵边吹了口气,虞纪一个不稳,两人差点一起摔过去,幸好他按着墙根,才没摔,容容也觉自己玩的太过,被虞纪放下来后,害羞的跑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婚礼顺利的进行着,新人喝了糖水,到大厅见外父外母,小静先感谢父母辛劳,母亲给她戴上七件金首饰,新人一起拜神,拜完神后,新郎背着新娘出门,大吟公在他们出门前撒一把筷子,新郎小心踏过,大吟姐撑着把大红伞遮盖着新人,大吟公在前面带路,带着新人在附近小区走一圈,防止他们走回头路,跌跌绊绊走了一圈,才终于回到花车。

    小静父母在车外微笑的看着女儿,脸上的幸福,比新娘更甚,一路送别女儿,见公婆要床红衣红鞋,容容一早和姐妹带好了裙褂和鞋子,这裙褂是手工制作,花了三个月才做好的,十分精致,从这里也看出小静公婆对她的重视,容容很为她高兴。

    花车也要特意绕了个大圈子经过吉祥路、长寿路、万福路、百子路等,以取好“意头”。

    小静到王家老宅后,新人一起拜天、拜地、拜祖宗、拜父母、最后夫妻对拜,之后,小静在王朗的陪同下,向男方父母亲友上“心抱”(媳妇)茶,父母、亲友们喝了茶之后,给新人封“利是”。王妈妈给小静戴了一对龙凤镯之后,又给她戴了两个水头很足的翡翠镯,说这是王家传下来给长子长媳的,小静十分喜欢。看着那镯子眼睛都不眨一眨,搞到王朗在隔壁吃味半天。

    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,大家转移阵地到中午的酒宴去了,中午是女方的宴席,给亲朋好友的回礼是嫁女饼礼盒和趣致水果造型玩偶,这主义是容容出的,这些东西很受亲友欢迎,被一抢而空。人人都挂在包上或者手机上,男的都说拿回去给女朋友或者女儿。

    照了大合照后,撒花礼炮,迎着新人进会场,女方父母讲话,新人再上去讲话,一轮节目做完,终于才停下来吃东西,匆忙吃了囫囵饭,马上又要赶赴教堂。

    当小静说出“我愿意!”的时候,容容的眼泪忍不住掉下来,她手忙脚乱的想取出纸巾的时候,发现手袋放在车上没拿下来,正在她想溜出去拿手袋的时候,一条手帕从天而降,“谢谢你啊 ,虞纪。”“又不是你结婚,需要感动成这样吗?还哭了,你真是那个商容容吗,我没认错吧”“你懂个毛啊,小静,小静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最好的姐妹,今天,今天她嫁人了,呜呜,呜呜呜,不知道为毛我有种送女儿出嫁老妈的心情。都怪你,我本来已经不想哭了说。”反正容容在他面前丢脸也不是第一次了,她自暴自弃的又哭了起来,“喂喂,你别这样,人家都在看我们呢,你这样别人会误会的,我跳进珠江都洗不清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管,我就要哭出来,管他怎么想啊,小静,小静你一定要幸福啊,王朗个衰人,抢走我的小静,呜呜……”一不做二不休,她干脆抓着虞纪的手臂,哭了不停。

    不远处,小静准备丢新娘捧花,十几个未婚的女孩子你退我嗓的,誓要把捧花抢到手,只见小静转过去用力一甩,捧花受力过猛,“biu”一下飞到右边亲友团那去,虞纪拍着容容的背部无声的安慰她,容容终于哭够了,不好意思的抬起头,这瞬间,捧花掉落在他们中间,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,四只手已经反射性的接住了捧花。

    幸福,……正在进行。
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