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川 正文 第39章 搜查-九五小说网(95shubao.com)
您的位置:九五小说网 > 都市言情 > 秦川 > 正文 第39章 搜查

正文 第39章 搜查

作品:秦川 作者:或许有一天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第39章 搜查

    第39章 搜查

    害怕秦安的敲门声引来更多的人,秦川和傅瑜终究还是打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可惜,仍旧是晚了一步。就这么片刻功夫,她们俩的房门外就已经围了一圈儿人了,秦家的护卫十有*都已经聚集在了这里。等秦川和傅瑜的门一开,众人看过来的目光顿时就不一样了,比起当初在秦府时的八卦,此时他们的目光更多了一份暧昧。

    秦川和傅瑜之间自然是清清白白的,可是被这几十只眼睛这么一看,心里顿时就有了几分不自然。

    脸上的温度莫名的有些上升,秦川轻咳了一声,明知故问道:“你们都围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秦安在一瞬间的呆滞之后最先回神,他上前一步,目光清明没有半分八卦暧昧,只道:“少爷,楼下来了一群官兵,说是要搜查乱党。”

    乱党?!这东西在如今的大魏朝里倒真不少见,不过豫州一直在王允的掌控之中,倒是从未听说过有人胆敢作乱呢。

    秦川闻言,和傅瑜对视一眼,显然都想到了刚才逃走的那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整个客栈里就喧闹了起来——一队官兵执刀持枪的闯了进来,二话不说就踢开了客房的房门开始搜查。

    最先搜查的那几个屋子里住着的都是秦家的护卫,这会儿却是都围到了秦川这里,房间里却是没人。不过不管有人没人,这些官兵却都不曾放过任何一个角落,看着倒真是在搜人。

    秦川等人聚在一处,自然也被重点关照了,十来个持刀的士兵瞬间就将他们围了起来。护卫统领袁青一看,脸色顿时就是一沉,低声问道:“少爷,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秦家在江南一带的地位可谓是根深蒂固,别说这些寻常小兵,就连王允本人见了,轻易也不敢太过为难。袁青这话的意思,显然就是想要教训教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士兵。

    秦川闻言,却是竖起一掌制止了,她瞥了一眼一个正从怀里掏画像的小兵,低声道:“我们还不知道事情究竟,切忌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有了秦川的吩咐,袁青也不好再说什么,不敢一众护卫的脸色却都不怎么好看。也是当下这些士兵们还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,否则早被秦家这一群人揍趴下了。

    傅瑜一直默默地站在秦川身旁,对于她的谨慎倒也赞同。目光在这客栈里一扫,便见着那对搜屋的官兵已经搜完了秦家护卫们的空屋子,这时候却是闯进了隔壁其他客人那里。

    在这家小客栈里投宿的,除了秦川一行之外却都是普通人。这时候自然惊吓不浅,吵嚷声渐渐传出,听着似乎是有官兵抢了那些客人的东西,双方正吵闹不休。最后听声音,时候是官兵这一方拿刀劈了什么东西,又恶狠狠的威胁了几句,对方便也不敢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秦家的人将这些都听在了耳里,眼中顿时就有些不屑。袁青冲着外围的两个护卫使了个眼色,想让他们回屋去看看有没有少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不过两个护卫这一动,却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,原本围着的那十几个官兵顿时就紧张了起来。为首一人连忙喝问道:“你们要干什么?!官府搜查乱党,你们是想要造反吗?!”

    秦家这一群护卫们听了这明显底气不足的话,纷纷冷笑出声,眼中的不屑之色愈浓。不过说来也不怪那些士兵,他们总共也就来了百十号人,谁知竟是遇上了这么一群带着刀兵的练家子,天知道这都是些什么人,也无怪他们会觉得紧张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动一问一笑,双方间的气氛瞬间剑拔弩张,官兵和护卫们甚至都已经拔出了身上的刀剑对峙。

    这一趟前途未知,秦川更不想节外生枝,于是主动向前走去。护卫们见状,自然纷纷退开让了条路出来,这乍一看,倒颇有些众星捧月之感。

    领头的官兵见着护卫们让开了道路,走出个年轻公子来,便也知道她便是这群人中的主事之人。只一见那气势,他便也知道今天遇上的恐怕不是常人了,态度顿时好了许多:“我等只是奉命捉拿乱党,并无意与你等为难,公子可否行个方便?”

    秦川眼眸微动,瞥了他手里的画像一眼,无可无不可的摆摆手道:“要查人就快查,也别做什么无谓的事。”

    那领头的官兵听了,便知她是在提醒自己别见钱眼开,动了不该动的东西。心下略微有些恼怒,可如今对方强势,又恰逢多事之秋,他自己其实也不愿意惹是生非,当下便只好点了点头,对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句,之后那些官兵们果然也就收敛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川走过来的时候,傅瑜就跟在她身旁,这时候便借机往那官兵手里拿着的画像上扫了一眼。那画像上是个浓眉大眼的年轻男子,画得倒颇有些传神,傅瑜看着竟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因为这份眼熟,傅瑜多往那画像上看了两眼,秦川自然就注意到了。她的目光也随之向下一瞥,眸光瞬间一顿,随后却又若无其事的收回了目光,状若无意的开口问了句:“这画像上的人,就是各位今晚要捉拿的乱党吗?”

    那官兵闻言也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画像,随即沉着眼扫了众人两眼。他的目光在每个人的脸色都稍作了停留,似乎是在辨认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自然,这群秦家的护卫里并没有混入什么奇怪的人物,那官兵也没发现什么端倪。于是他随手一展,便大方的将画像上的人让众人看个究竟,顺口问道:“这人便是乱党,你们可有人看见过他?”

    秦家的护卫们自然都没有见过,扫了那画像一眼后便是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搜查的官兵不急着找钱了,自然很快就搜完了客栈。再将众人仔细辨认一番,确定没有那乱党的下落之后,便又匆匆离去了。

    等客栈恢复宁静,街道上的马蹄声渐远之后,秦川挥了挥手道:“好了,明早还要赶路,你们都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闹了这一场,睡眠再好的人也都被折腾的清醒了。不过时间确实还太早,于是便也听话的纷纷告退回屋去了。

    等人都走完了,秦川一转身,却没回自己的房间,反而再次踏进了傅瑜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跟进来了?若再被人看见,可就真不好解释了。”傅瑜见着秦川进门,眉头顿时微蹙。

    秦川却是不在意,大大方方的转身把房门关上了,然后径自走到房中的圆桌边坐下了:“我有事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傅瑜眼眸一转,便也知道秦川想要说些什么了,当下便走过去道:“你是想说之前那个不速之客的事儿?”说着看了秦川一眼,却并没能从她那张面瘫脸上看出她的任何心思,只好继续道:“今晚那些官兵要捉拿的,恐怕就是那人了吧。”

    秦川闻言既不点头也不摇头,却道:“那人,我见过。”

    傅瑜一听,眼前顿时一亮。她之前就觉得那画像眼熟了,大约是自己前世见过的人,只是还没来得及去细想那画像上的人是谁,却不料原来此时的秦川就已经见过了。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是谁?”

    秦川眨眨眼,似乎有些不明白傅瑜为何这般急切,却也没有吊人胃口的习惯:“是几个月前在听雨楼遇见的一个人。我记得,他说他叫魏子祁。”

    魏子祁?!傅瑜瞬间诧异,再想想那画像,却又了然了。

    前世的秦川虽然死于魏子祁之手,但她其实没见过魏子祁几次。因为谢秀云于她而言,不过就是个名义上的妻子罢了,她并不曾拘着她,对她身边的人也从来都没有兴趣。甚至关于魏子祁的那些事,她都是偶然听闻的。

    原来今生的秦川竟然这么早就遇到过魏子祁了吗?!傅瑜有些惊讶,不过抛开这些不说,今晚的遭遇,她心中便也有了头绪。

    魏子祁的发家,靠的是奇遇。他偶然得到了一份藏宝图,之后被四方追杀,却好运的在众人的围追堵截下寻到了宝藏。除了得到大量的财富之外,他还得到了一本据说十分厉害的武功秘籍,之后武功大进,招兵买马,终在这乱世之中夺得了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而此刻,应该就是他得到藏宝图之后不久,正被王允派人追杀。

    傅瑜想到的事情,秦川显然也已经想到了。不过两人因为身份的缘故都还有所保留,自然不能摊开来谈,所以秦川只能道:“我觉得,乱党只是个借口。王允要捉拿他,只怕是别有所谋。”

    从秦川这句话中听出了些许的言外之意,傅瑜眉梢微挑:“你想如何?”

    秦川眸光微沉,嘴角带着些许意味不明的笑意:“左右这一趟除了贺寿暂时也还无事,既然半路恰巧遇上了这件事,那不妨也让人找找他,看个究竟。十二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秦家富甲天下,自然不稀罕那所谓的宝藏,但魏子祁这人,前世可是亲手杀了秦川的,今生说不定也是个祸患呢。就算目前他还无辜,今生之事也多有改变,但却不可不防。

    傅瑜盯着秦川看了一眼,总觉得眼前的人和记忆中的偏差越来越大了——如果是以前的秦川,遇到这种事肯定是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不会再多过问的,怎的现在反而要主动追查了?!

    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秦川的人生有太多的束缚,她压根就不是一个好奇心旺盛,亦或者执着于名利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刻,有一个念头终于浮现在了傅瑜的脑海中:眼前这人,会不会压根就不是秦川呢?

    ...
,